嵬名央殊

安長寒,表字祺川。
年齡不詳。

【论 死因分析】你若不是死得像个军人,便是活着看自己堕落

◎死因:
1.诞生时间
2.民族主义
3.德意志帝国

  普鲁士是个特别的国家……在下很喜欢说他是个「为生存被迫追求伟大的国家」。

  为什麼呢?

  普鲁士虽然历史悠长,国家本身诞生的时间却很晚(他甚至没有自己的中世纪!),而王国成立时,周遭国家都已经强盛起来了,因此要存活下去变得格外困难,弱肉强食、不容怯弱,只能前进。

  普鲁士原本只是德意志地区一个小王国,而德意志从来不是一个民族,而是一个地区的概括称呼,包含奥地利在内,德意志其实并没有统一的民族,所谓的「德意志民族」可谓民族主义者梦想的产物。

  因为人口少、国家小,为了生存却又必须维持庞大的军队,普鲁士跟条顿骑士团一样从不拒绝有意加入的民众,因此境内不管是波罗的海民族、日耳曼人、斯拉夫人甚至是犹太人都有。

(例如,法国路易十四用《枫丹白露诏令》取消《*南特诏令》时,普鲁士的大选侯颁布《波茨坦诏令》说要庇护受害者,大批宗教难民因此涌入普鲁士。)

*(《南特诏令》法国的「你想信仰什麼就能信仰什麼」诏令。)

  而奥地利也不例外,他根本就是多元民族的集合体,至今亦然,其境内匈牙利人、斯拉夫人、罗马尼亚人在浪漫主义与民族主义兴起时带来不少麻烦。

(奥地利依语言分成三区,不论哪区的国民至少都要学德、法、英三种语言其中两种,这样就算不会该区的语言,也可以和当地民众用第三种语言沟通)

◎关於成立帝国:

  从三十年战争以来就混乱分裂的德意志地区,除了原本就是神圣罗马帝国中心之大国的奥地利以外,就是后来兴起的普鲁士;十九世纪,全欧洲都等著有人出来统领德意志,而被认为可能的结果有:

1.奥地利统领德意志(大德意志主义)

2.奥地利和普鲁士共同主导德意志

  咦?怎麼没有普鲁士单独主导的选项?

  是的,当时没人看好普鲁士,所以当普鲁士赢了1866年的普奥战争,全欧洲的人从教宗到法国人都快吓死了。

(当时法国上司拿破仑三世原本等著普鲁士落败后要出面调停两方,顺边伸手要点甜头、坐收渔翁之利,却没想到赢的竟然是普鲁士,打好的如意算盘全乱了让他气得直跳脚,感觉被骗了,让法国日后出现「为*萨多瓦复仇!」的说法。)

*(萨多瓦战役,又称克尼格雷茨战役,普奥战争中普鲁士决定性胜利的战役,地名从法文翻译是萨多瓦,德语则是克尼格雷茨。)

  普奥战争的结果决定小德意志主义(排挤奥地利)的胜出,从此奥地利不得干预德意志境内事务。

◎从俾斯麦来看普鲁士统领德意志一事:

  俾斯麦跟梅特涅一样是保守主义者(崇尚王权等旧体制,反民族主义),可是比起这些,他更重视普鲁士的强大,因此决定和民族主义者携手合作。

  打赢普奥战争之后,民族主义者开始发声了(事实上他们已经吵很久了),因为他们认为自己帮普鲁士一起打仗是为了建立起一个民族国家,但俾斯麦当然不愿意,可他又不能一点回馈也不给地等著人家造反,於是他成立了排挤奥地利的「北日耳曼邦联」。

  普鲁士继续前进。在俾斯麦的挑拨离间下,拿破仑三世对普鲁士宣战,而普鲁士再次胜利、赢了普法战争(一切都是俾斯麦计算好的,他不打不会赢的仗)。

  普法战争除了让法国第二帝国垮台、成立第二共和,让义大利收复罗马、完全统一,也让德意志第二帝国成立。(第一帝国是神圣罗马帝国)

  为何保守主义者的俾斯麦会让民族主义的德意志帝国成立?

  同样,他为了平息境内民族主义的声浪,又不想实质上做些什麼,因此用德意志的名字成立帝国、让民族主义者满意地闭嘴——也就是什麼也不做,单单用一个虚名敷衍过去,大家都高兴、大家都开心。

  其实当时普鲁士执政的威廉一世一点也不想当皇帝,并且是极度不情愿地哭著被俾斯麦说服而坐上皇帝宝座,在登基前一晚,可怜的国王甚至垂泪道:「明天将是我生命中最不快乐的一天,我们会把普鲁士的王为抬进坟墓。」

  时间证明那位国王是对的。

◎成立帝国之后:

  成立一个帝国!这是多麼了不起的举动,简直是普鲁士巅峰造极的成就!

  然而,帝国看来似乎比王国伟大得多,此时俾斯麦也惊觉自己让普鲁士冲得太快,似乎过火了,因此他开始煞车。他设法让帝国结构保持松散,并让普鲁士从中突出、继续当众人的大哥。

  民族主义者爱戴的是德意志这个名字,而不是普鲁士;当俾斯麦还在首相之位,一切看似还压得下来,但是等到继任的威廉二世把他的宰相请辞,帝国壮大之势就再也停不下来了;显然这位君主比起国王,更喜欢当皇帝。

  虽然那看似只是名字好听与否的差别,但国家从某方面而言就只是一个名字,当初腓特烈一世(普鲁士第一位君主)也只是靠著一些通权达变和政治手段的玩弄与妥协,让公国(公爵统治)升格成为王国(国王统治)。

  既然普鲁士国王和德意志皇帝是同一人,而皇帝的的称号又比国王响亮,那麼为何还需要一个人用两个名字呢?

  於是在缓慢的同化过程中,普鲁士就这样渐渐消融於德意志之中。

◎总结:

  如果普鲁士像英、法那样,有追上让国家发展起来的那段时期,他或许不用这麼执著於追求强大;如果没有民族主义者嚷著要成立帝国,他或许不会被迫取得那种头衔;如果德意志帝国的皇冠不是那麼耀眼,他或许不会因此消失。

  但那些都只是「如果」。

  普鲁士几乎打从赢了普奥战争之后,就注定了融化在德意志中的命运;反过来说,若是当时他输了,现在说不定还会存在。

  若是那场战争他输了,奥地利会统领德意志,德意志多半也不会用德意志帝国的名字存在,而是连同普鲁士一同归奥地利管辖;这麼大的帝国终会瓦解,普鲁士可能会在那时分裂出来,变成一个依旧存在却毫无分量的小国家,就这麼弱小地活著。

  然而,事实是普鲁士确实胜利了,而且是无人能否定的决定性完胜。

  他放逐奥地利、赢过法兰西、成立德意志帝国,虽然最终因此而死,但不同於历史上任何因为被攻打而灭亡的国家——他死於自己的荣耀。

  普鲁士是个有趣的国家,他渊远流长,却晚至十八世纪初才诞生;他看似在1947年才被同盟国判决死刑,实际上那样致命的慢性病早在1866年就已经根植;他似乎死得无声无息,事实上他死得光荣,就像个军人。

  他像一匹黑马一样冲进欧洲史,把一切搞得一团混乱、谁都拿他没辙,接著却又像阵旋风一样迅速离去,徒留闪亮传说与他的继承者,德意志。

一个一闪即逝却强大如神话的军国,和一个弱小却至少存在的德意志国家,普鲁士选的是前者;有耐心把文章看到这里的您认为,怎样比较好呢?
首先,容克貴族在十九世紀中左右有開始資本主義化的現象,跟中產階級一樣,因為德意志統一對他們這些資本家有利(例如關稅或銀行法的統一改革等等),因此許多容克貴族除了民族主義情懷外,基於利益考量也可能支持統一,因此說降低統一聲浪是幫助容克或許並不正確。

第二,萊茵蘭這塊地當初在維也納會議被劃入普魯士,其實有點像是反法同盟對普魯士的一種『惡作劇』,用來懲罰他在拿破倫戰爭期間的『*表現不佳』。

萊茵蘭在當時是個文化與普相去甚遠的地方,這個長期受教皇統治、擁有中產階級與城市居民的天主教地區,與整個非常農業、容克與農奴制度運作良好的新教普魯士極為格格不入,它完全不可能幫容克農奴制『站穩腳跟』,反而是之後發現其境內的煤礦還有助於工業革命的推進,除了讓中產階級興起,甚至更有可能因此助長統一的聲浪。

(*當時的腓特烈=威廉三世愛好和平,閉關自守、不想管歐洲事務,因此當奧、俄不斷催促普加入反法同盟,這位國王的態度相對搖擺不定,後來甚至因此莫名漸漸往法國勢力靠攏,之後又跟拿破倫撕破臉、發起戰爭,結果被修理了。)

转自贴吧ID:ChocohdicXXX

来自 普鲁士吧搬运组

搬运者:md564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