嵬名央殊

安長寒,表字祺川。
年齡不詳。

德国日皇后维多利亚,那些不为人知的事

这个帖子里的所有内容都来自Hannah Pakula所著的《An Uncommon Woman:The Empress Frederick》一书,一本非常优秀、吸引人的传记
作者做了非常详细的研究,里面有大量维多利亚皇后写给母亲英国的维多利亚女王和其他亲戚的信
这个作者还写了关于罗马尼亚王后玛丽和宋美龄女士的传记,也都非常出色

维多利亚是英国维多利亚女王和阿尔伯特亲王的第一个孩子,出生的时候父母对她的性别感到失望
但是英国人很高兴看到这个婴儿取代女王的叔叔坎伯兰公爵(当时的汉诺威国王)成为王位第一继承人
早期的维多利亚女王跟大多数人印象里那个穿着黑色丧服、严肃刻板的老太太完全不是同一个人
女王在私人生活中并不严肃,也不保守,对丈夫非常迷恋,欲望也很强烈
所以她讨厌怀孕,厌恶生育,说“孩子是我唯一害怕的东西”,因为怀孕和生育会影响她跟丈夫亲热
女王也不喜欢给孩子哺乳,认为乳房是给丈夫欣赏的,不是给孩子喂奶的

长女维多利亚的出生(昵称Vicky或者Pussy,为了方便区分,下文将使用她的昵称)并没有给维多利亚女王的生活造成什么影响,孩子对她来说没有太大的吸引力,她对丈夫的热情要远远超过对女儿
但是对阿尔伯特来说Vicky的出生是一个转折点,改变了他与妻子之间的关系,也改变了他在英国的地位
他的名字第一次被写进了英国国教的祈祷书,跟妻子和女儿一起,所有英国人将来都会为他们祈祷
Vicky出生两天后,女王给了亲王一把可以打开她秘密盒子的钥匙
他的角色和地位开始发生变化,他成为了女王的主要顾问,每天坐在女王的对面办公,接见大臣,替她写一些重要的信,很多时候还会替她做出一些重要的决定
Vicky一岁的时候,她的弟弟Bertie出生,很快他们又有了很多弟弟妹妹
Vicky继承了父亲的出众的智力,学东西很快,并且兴趣广泛,但是父母和老师发现她在性格上存在弱点,继承了母亲的任性和坏脾气,而且非常顽皮
女王经常拿舅舅利奥波德的女儿夏洛特作为榜样来鞭策她,因为夏洛特不仅聪明而且听话乖巧
但是给父母带来最大麻烦的是Bertie,他被父亲称为“The nation’s child”,但是他对学习没有兴趣,也没有任何天赋
19世纪上半叶的英国,在世界上处于遥遥领先的状态,因为率先完成了工业革命以及在海外拥有广阔的殖民地,其富强程度,也超过了所有欧陆国家
英国因为它岛国的先天优势,拥有被称为天堑的英吉利海峡,这让它幸运地躲过了之前在拿破仑的带领下横扫欧洲大陆的法国的羞辱
英国也是立宪君主制的先驱,经历了查理一世在革命中被砍头以及随后的光荣革命,英国君主在17世纪就放弃了大量权力,这让英国的王位成为了全欧洲最安全、稳定的王位
Vicky7岁的时候,欧洲爆发1848年革命,革命之火燃遍了整个欧洲大陆
法国国王路易·菲利普在革命中被赶下王位,一家人乔装改扮逃到英国,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非常狼狈,给Vicky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看着父亲给他们一家人收集衣服和其他生活必需品
普鲁士也同样爆发革命,普鲁士国王腓特烈·威廉四世的弟弟威廉王子(日后的普鲁士国王和德皇威廉一世),因为主张对暴民使用炮弹而被称为“炮弹亲王”
随后普鲁士王室试图与革命者达成和解,为了他自身以及其他普鲁士王室成员的安全,威廉王子暂时逃离普鲁士,来到英国避难
革命最终波及了一向与欧洲大陆隔绝的英国,爱尔兰人要求独立,爱尔兰大饥荒加深了爱尔兰与英格兰的对立
那段时间,英国王室也不得不担忧自己的安全
来到英国8年后,他写信给普鲁士国王,提出普鲁士应该让所有其他的德意志邦国归于普鲁士的统治
同时他提出,普鲁士应该退出先前跟奥地利和俄国组成的神圣同盟,把自己打造成一个现代的宪政国家
威廉王子在英国避难的时候,阿尔伯特与他进行了接触
威廉是一个高大、英勇的军人,一个典型的保守主义者,曾经宣称自己是“那些厚颜无耻的国会议员不共戴天的敌人”
阿尔伯特给威廉施加了一定的影响,随后这种影响得到了他们各自的妻子的支持
威廉的妻子奥古斯塔王妃是一个自由主义者,一直希望普鲁士可以成为一个宪政国家,因此在普鲁士宫廷树敌无数
女王被王妃的魅力倾倒,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soulmate
在写给舅舅利奥波德的信里说:她是那么聪明,那么和蔼可亲,那么博识,那么好
女王觉得得到奥古斯塔王妃的支持非常重要,因为普鲁士国王无嗣,将来威廉王子会登上王位,而她将会成为王后
那年圣诞节,奥古斯塔王妃送给了Vicky四个精美的柏林蔬果店的微型复制品,送给了Bertie五盒普鲁士士兵玩具
女王送给王妃唯一的儿子Fritz一条苏格兰短裙,王妃回到普鲁士后强迫儿子穿着这条裙子出席了宫廷里的一场国宴
很快奥古斯塔王妃就开始与维多利亚女王通信,两个人之间的书信往来持续了超过40年
维多利亚与奥古斯塔在1867年的合影,当时二人的子女已经成婚,奥古斯塔已经成为普鲁士王后
英国女王夫妇和普鲁士威廉王子夫妇通过这次短暂的避难建立起的友谊是促成后来Vicky和Fritz后来的婚事的重要因素
但究竟是谁最早提出了这门婚事,至今没有定论
有人认为是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利奥波德作为一个出身低微的小公国王子,通过与出身显赫的公主的联姻和高明的外交手段,成为了比利时的第一任国王
但比利时只是一个弹丸小国,随时可能被强大的邻国吞并
他一直试图通过让家族成员与强大的国家联姻的方式,扩大科堡家族在欧洲的影响力
很有可能是他或是他派遣到英国担任女王夫妇顾问的Stockmar最早提出了要通过把Vicky嫁给Fritz的方式联合“两个伟大的新教王朝”

阿尔伯特同样有这样的梦想:一个统一的德国,在霍亨索伦家族的领导下,成为一个现代的宪政国家
现任普鲁士国王腓特烈·威廉四世患上了一种严重的脑部疾病,显然无法再统治太长时间
普鲁士未来的希望,将是威廉唯一的儿子、现在还是一个青少年的Fritz
Fritz从小受到母亲自由主义的教育,接受了英国方面的一些影响
阿尔伯特想:还有什么方式比让自己的女儿嫁给未来的普鲁士继承人更好的方式去实现这个梦想呢?
但是威廉并没有跟英国联姻的想法,他希望儿子娶一个俄国公主
普鲁士与俄国自拿破仑战争以来就是传统盟友,而且有着紧密的血缘联系
沙皇尼古拉一世的皇后是腓特烈·威廉四世和威廉的妹妹,威廉自己的妻子奥古斯塔也是俄国女大公的女儿
奥古斯塔王妃因为自己的自由主义的倾向,一直受到普鲁士宫廷的排挤,她迫切地希望找到一个盟友
俄国皇室奉行专制主义,仇恨自由主义,王妃害怕如果儿子娶了俄国公主,自己在普鲁士宫廷里将更加孤立无援
所以她试图说服丈夫让他们的儿子娶一个英国公主

女王夫妇决定把握机会,邀请威廉夫妇和他们的两个孩子来参加由移英国举办的万国博览会
他们想借此机会观察一下Fritz,然后把他介绍给Vicky
当时Fritz19岁,但是Vicky还不满11岁,所以没有人谈到婚事,但是两方都很清楚存在联姻的可能性
女王夫妇为了掩饰他们的企图,还邀请了很多其他欧洲王室成员,但是没有人接受他们的邀请
刚刚过去的1848年革命给欧洲王室留下了深重的心理阴影,大家都觉得在这个时候离开自己的国家去英国参加万国博览会是很危险的
在威廉一家预定到达英国的日子前两个星期,普鲁士国王收到汉诺威国王的来信
汉诺威国王警告他在这个时候让弟弟一家去英国是非常危险的,告诉他“伦敦是潜在的共和主义暗杀者的温床”
普鲁士国王向阿尔伯特亲王表示担忧弟弟一家的安全,反对他们去英国,阿尔伯特亲王向他承诺一定会保证威廉王子一家的安全,最终说服了普鲁士国王
1851年4月29日,威廉王子和奥古斯塔王妃以及他们的两个孩子Fritz和Louise抵达伦敦
Vicky第一次见到Fritz,发现这是一个非常英俊、金发碧眼的德国士兵当时Fritz的英语还不熟练,说得结结巴巴,Vicky主动用德语跟他交流
第二天普鲁士王室参加了万国博览会,Vicky担任Fritz的向导
Fritz惊讶于Vicky渊博的知识、强烈的好奇心和不加掩饰的观点,这跟德国公主非常不一样
随后Fritz被邀请陪伴英国王室去了王室的私人住所奥斯本,在那里他惊讶地发现不同于普鲁士严格的宫廷,英国王室的生活氛围非常轻松
他从女王夫妇身上看见了一种从未在自己的父母身上看见的对彼此深深的爱Fritz跟阿尔伯特亲王进行了长时间的政治探讨,这加深了他自由主义的倾向当他回到普鲁士的时候,已经成为了一个狂热的亲英派,并且开始跟Vicky通信
但是不久后爆发的克里米亚战争对联姻的计划造成了威胁
随着曾经辉煌风光无限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迅速衰落,野心勃勃的俄国企图吞并其在欧洲的领土,因此与土耳其开战
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一直想打破神圣同盟和《四国同盟条约》对法国的禁锢,希望通过与俄国一战彻底拆散之前跟俄国等国组成的神圣同盟,废除《四国同盟条约》
随着曾经辉煌风光无限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迅速衰落,野心勃勃的俄国企图吞并其在欧洲的领土,因此与土耳其开战
而俄国在近东地区的扩张让英国感到恐惧,英国害怕俄国一旦得逞会严重威胁到自己在地中海的势力
     法国和俄国之间隔了普鲁士和奥地利,因此这两个国家的态度至关重要
只要普鲁士和奥地利保持中立,就不可能爆发全面战争
而英国希望普鲁士能加入自己这方作战,希望普鲁士通过这场战争彻底抛弃神圣同盟
但是俄国沙皇是普鲁士国王的妹夫,而且俄国在拿破仑战争中曾经拯救过普鲁士
柏林分成了两大阵营,一派认为普鲁士应该支持俄国,一派以威廉王子为代表认为普鲁士应该与英国共同作战
普鲁士国王是一个软弱的浪漫主义者,最终没能下定决心背叛自己的妹夫,决定保持中立,不支持任何一方
英国对普鲁士的选择感到失望,但是维多利亚女王仍然竭尽所能维系与威廉王子夫妇之间的友谊在给奥古斯塔王妃的信里,女王不停地提到Vicky,告诉王妃Vicky的成长情况,夸奖她的优点,希望女儿能给王妃留下一个好印象

1855年4月,法国皇帝和皇后来访英国
美丽优雅的欧仁妮皇后给Vicky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对于时尚的品味,深深地吸引了Vicky完全不同于维多利亚女王,欧仁妮皇后身材高挑,拥有在那个时代最具有吸引力的外貌,以及对时尚敏锐的捕捉力
离开英国前,欧仁妮皇后把自己的一块镶嵌着红宝石和钻石的表送给了Vicky,Vicky几乎陷入狂喜
当皇后跟他们道别的时候,孩子们都哭了

这一年8月,Vicky和Bertie陪同父母出访法国
女王的穿着非常的糟糕,她对于衣着的品味一直让人不敢恭维
欧仁妮皇后在英国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这一点,害怕女王来法国的时候不好好给女儿打扮,让女儿在法国人面前丢脸
在女王一家来法国之前,皇帝和皇后打听到Vicky有一个和她真人一样大小的洋娃娃,他们要到了这个洋娃娃的尺寸,按这个尺寸准备了很多漂亮衣服,把这个洋娃娃和这些衣服一起送到伦敦
女王被法国皇帝的魅力迷倒,孩子们也完全陶醉在法国金碧辉煌的皇宫和奢侈华丽的生活中
Vicky从小一直跟妹妹爱丽丝共用一间卧室,在法国皇宫里她生平第一次有了自己的房间Vicky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豪华的房间,可以从窗户俯瞰整个巴黎,房间对着一个非常漂亮的花园,花园里弥漫着橙花的香味和喷泉的声音
法国皇帝举办了四五千人的舞会,这种规模的舞会对法国宫廷来说并不少见,皇帝邀请了Vicky跟他一起跳舞
在舞会上,女王夫妇第一次见到了著名的普鲁士政治家Otto von Bismarck,正是他劝说普鲁士国王在克里米亚战争中保持中立
他们不会想到,正是这个天才的外交家、战略家,将来会完成统一整个德国的大业,构建起一个伟大的德意志帝国

英国王室离开法国之前,欧仁妮皇后送给了Vicky一个镶嵌着红宝石和钻石的手镯,里面放着一束欧仁妮自己的头发
在饰品里放上一束自己的头发,是维多利亚时代流行的一种表达情感的方式Vicky激动得眼含热泪,已经深深地迷恋上了皇后
13岁的Bertie完全沉迷在法国宫廷的生活里,主动问皇后他们能不能再在法国待一段时间
皇后告诉他不行,因为他们的父母不能在没有他们陪同的情况下离开
Bertie反驳说:我不这么认为,家里还有六个孩子,他们根本不需要我们
这本书里还提到一个有趣的细节,当剧院奏完国歌以后,大家看见欧仁妮皇后环顾四周,看自己的椅子有没有被摆好
而维多利亚女王是目视前方,径直走到椅子前面然后坐下
欧仁妮因为自己不是出身王族,而且丈夫的家族是通过篡权得到了皇位,所以内心深处是不自信的而维多利亚,生为王族,她知道自己的位置会在那里
维多利亚女王和阿尔伯特亲王积极地策划着Fritz和Vicky的婚事,频繁地跟他和他的母亲通信
但是女王觉得Fritz缺乏自信,并且认为这是由于他的父母对他缺少温情她写信给奥古斯塔王妃要求她给予Fritz更多爱和尊重。
事实上Fritz生活在一个不幸福的家庭,他父母的婚姻是一场彻底的灾难,他的父亲威廉是一个勇敢且意志坚定的军人,而他的母亲奥古斯塔是一个充满智慧但非常骄傲的女人
奥古斯塔出身的魏玛大公国是第一个颁布宪法的德意志邦国,而且是浪漫主义的中心
著名的浪漫主义文学家歌德就曾经担任过奥古斯塔的祖父的老师
因为从小接受法国式的教育,奥古斯塔终生对法国持有一种热情
而因为外祖父俄国沙皇保罗一世被暗杀,导致她非常仇恨俄国人
她身上所有的一切,都与威廉和普鲁士宫廷格格不入,他们的婚姻从一开始就注定失败
没能从丈夫那里得到渴望的爱情,奥古斯塔转而开始挑战他的政治立场
威廉是一个彻底的保守主义者,而奥古斯塔是一个彻底的自由主义者Fritz不得不面对父母之间经常爆发的可怕的争吵,从很小的时候起,他就要不断充当父母之间矛盾的调和者
Fritz从小接受每个普鲁士王子必须接受的军事课程,他的父亲会确保他将来能成为一个优秀的军人
他的文化教育由他的母亲负责,奥古斯塔尽其所能灌输给他自由主义的思想,但是觉得他不够聪明,这种判断让他变得非常不自信
1848年革命的时候,17岁的Fritz带着年幼的妹妹,无助地看着柏林的暴民烧毁了他们父亲的宫殿,把里面的东西洗劫一空
Fritz被命令要从宫殿里拿出剪刀,因为他的父亲要修剪掉自己醒目的胡子,然后逃出普鲁士
18岁生日后不久,Fritz前往波恩大学学习,他是普鲁士历史上第一个进入公共大学学习的继承人,他在大学里的政治学教授是一个知名的自由主义学者,曾经因为拒绝撤销对宪法的拥护被身为保守主义者的汉诺威国王驱逐出哥廷根大学
Fritz是一个勤奋的学生,小的时候他每次生日他的祖父腓特烈·威廉三世都会给他50金币,他可以用这些钱买任何他想要的东西但是他在生日当天的深夜,经常还在埋头学习,做数学计算
1855年秋天,Fritz来到苏格兰的巴尔默勒城堡拜访英国王室,他跟Vicky相处得很愉快
他对女王夫妇提出想要娶Vicky,女王和亲王激动得流泪,他们太过渴望这桩婚姻,太过希望女儿可以完成他们交给她的任务
女王带Vicky去见Fritz,Vicky没有任何迟疑就接受了Fritz的求婚,当Fritz亲吻她的手的时候,她扑进了Fritz的怀抱
第二天Fritz离开巴尔默勒城堡的时候,Vicky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感情,Fritz走了以后,她逃进母亲的房间,跟母亲一起流泪
Vicky告诉女王她从来没有像Fritz亲吻她的时候那样高兴
女王写信告诉舅舅:我说不出我有多么爱这个年轻人

在Vicky受坚信礼以后,女王夫妇在私人方面公布了她和普鲁士王子订婚的消息,他们订婚后不久,阿尔伯特亲王派他们的顾问Stockmar去柏林见威廉王子和奥古斯塔王妃
Stockmar发现奥古斯塔王妃在普鲁士宫廷的处境非常糟糕,告诉亲王他们必须让Vicky为她将来的位置做好准备
阿尔伯特开始给Vicky上课,教授她政治学,尤其是普鲁士和霍亨索伦家族的历史
阿尔伯特先采用问答式讲授,然后让她自己解决问题,然后会给她修改,Vicky需要学习怎么写历史纲要
女王负责给女儿准备嫁妆,她给Vicky准备了12件晚礼服,6条舞会上穿的裙子,3条宫廷裙子,15条其他的裙子
女王给她准备了各种面料的衣服,从天鹅绒到丝绸到上等细麻布
还有各种必要的用品,比如丧服、鞋子、长筒袜、披肩、帽子、头纱、斗篷,等等等等
英国王室用了一年半才准备好这些东西,最后装运嫁妆的时候总共运了三次,女王向国会提出应该给女儿一笔“足以匹配王冠的尊严和国家的荣誉”的嫁妆和年金,她希望给女儿8万英镑的嫁妆和10万英镑的年金,最后落实为4万英镑的嫁妆和8万英镑的年金
但是关于婚礼应该在哪里举行引发了争论
普鲁士认为他们继承人的婚礼理应在柏林举行,这个要求其实很合理,但是维多利亚女王,带着大英帝国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自傲,坚持婚礼一定要在英国举行,说“不管普鲁士的传统是什么,并不是每天都有普鲁士王子能娶到英国女王的长女”
除此之外,阿尔伯特坚持要让Stockmar的儿子Ernst作为Vicky的私人秘书跟她一起去柏林,Fritz不同意这个要求,但是阿尔伯特一定要这么做,婚礼之前的这些冲突,只是一个开头,英国王室的高傲和自认为别国王室都应该高看他们一眼的优越感,在Vicky婚后的生活中,将得到最大程度的体现
而正是这种自以为是,不断加深了Vicky婚后跟普鲁士宫廷的裂痕,最后毁掉了她的一生。婚礼于1858年1月25日在英国圣詹姆士宫的王家教堂里举行
不同于英国王室的喜悦,普鲁士宫廷对这桩婚事的态度相当复杂,可以说并没有几个普鲁士王室成员希望他们的继承人娶一个英国公主
普鲁士的伊丽莎白王后是一个公开的反英者,曾经强烈地反对这桩婚事
每一个宫廷在不同的时期都会有自己的政治倾向,这个时期的普鲁士宫廷,亲俄,仇英,英王夫妇完全没有意识到他们最应该做的是让女儿尽快融入新的家庭,反而不断地写信给她,提醒她不要忘记自己的任务
阿尔伯特在信里告诉她:你的位置是你丈夫的妻子,你母亲的女儿,你只需要记住这两点,你只需要对他们负责,但是阿尔伯特没有意识到他交给了女儿一个不可能的任务,Vicky不可能在成为丈夫的普鲁士妻子的同时,仍然对母亲保持忠诚,做她的英国女儿,没有人能做到这一点
Vicky习惯了轻松温馨的家庭氛围,发现进入普鲁士宫廷是一个巨大的考验,普鲁士宫廷有着严格的规定,任何场合做任何事,都一定要按照规定,王室内部的关系错综复杂,矛盾重重,Vicky发现公公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人,但是婆婆非常难相处,Fritz的母亲性格非常不好,完全不是女王夫妇所想象的那个样子
奥古斯塔王妃虽然聪明,但是脾气暴躁,动不动就要大发雷霆,而且非常贪婪,和丈夫的关系糟糕到了人尽皆知的地步,她在生下女儿之后就宣布自己完成了为霍亨索伦家族传宗接代的任务,两个人从此终止夫妻生活,一个经常出入普鲁士宫廷的人评价她是“可以想象得到的最让人讨厌的人之一”,连她的亲姐姐都讨厌她
因为受到整个宫廷的厌恶和唾弃,她很少待在柏林过社交季
Vicky刚来到柏林的时候,因为不熟悉普鲁士宫廷的规定,站在国王的椅子后面打了喷嚏,遭到了伊丽莎白王后的斥责,然后她犯了一个更大的错误,说“这样的意外在我英国的家里不被认为是一种罪”
宫廷里的亲俄势力厌恶她的英国背景,而且反感她这种认为“家里的一切都比这里好”的思维
刚刚进入普鲁士宫廷的时候,有一些宫廷成员认为Vicky身高不够
因为普鲁士公主大多身材非常高挑,有的甚至能达到5英尺10英寸(接近180厘米),Vicky遗传了母亲矮胖的身材,女王因为对自己的身材不满意,所以对女儿的身材也不认可,而且觉得女儿不够漂亮
Fritz向女王提出要娶Vicky的时候,女王坦白地跟他说,觉得自己女儿的外貌配不上他,普鲁士国王的一个妹妹梅克伦堡梅克伦堡-什未林大公夫人在给一个英国朋友的信里提到Vicky,说觉得Vicky非常矮小,女王看到了这封信,虽然很高兴看到大公夫人在信里夸奖自己的女儿,但是对大公夫人对女儿身材的评价感到不满

另一方面,女王对女儿的掌控欲非常强,不断地要求Vicky写信回来,但是Vicky写多少信都无法满足她,女王要求知道女儿生活里的每个细节,她每天在什么场合穿了什么衣服,戴了什么珠宝
她每天的日程安排,她对Fritz的感情,她的健康,她每天做了多少运动,她吃了什么喝了什么,在剧院看了什么,她房间的温度,等等等等,甚至她的生理期也要向母亲汇报,除此之外,女王还要求女儿把在普鲁士宫廷里看到的一切都详细地汇报给她,包括普鲁士王室成员的表现,他们说了什么,穿了什么,去了哪里,简直把女儿当成他们安插在普鲁士宫廷的眼线,同时女王还向女儿提出了很多无理的要求
比如在一个法国流亡王族去世的时候,不让女儿按照普鲁士宫廷的传统服丧,因为普鲁士宫廷的服丧周期与英国不同,女王告诉Vicky:作为我的女儿和英国的长公主,你有义务在自己的宫殿里遵循英国的传统,不论柏林的传统是什么,Vicky怀孕以后,有一次她告诉女王自己参加了一个普鲁士王室婴儿的洗礼,按照普鲁士王室的传统,孩子受洗的时候,母亲要倚靠在旁边的沙发上观看整个仪式,女王觉得穿着晨衣靠在沙发上太不体面,要求Vicky承诺“作为一个英国公主,你绝对不能这么做”
Vicky对父母的要求一向是百依百顺,但是这次也觉得母亲太过分,知道如果自己真的这样做,肯定会得罪普鲁士宫廷,所以在信里委婉地拒绝了母亲的要求

       BY(待补充)

      来自 普鲁士吧搬运组

       【搬运】破幽天空尽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