嵬名央殊

安長寒,表字祺川。
年齡不詳。

宁可留下普鲁士,莫要妄想的德意志

著名的德国政治家和经济学家,历史学派的代表人物弗里德里希·李斯特跑遍全德意志诸国,他宣称,为了德意志,奥地利与普鲁士总要有一个站出来。
但是我要说,真的残酷的浪漫美梦
      条顿骑士团时代的种子,勃兰登堡时代的选帝侯领地,无论血缘或者根源,普鲁士都不过是一颗陌生漂泊的种子,开花结出的异样果实,一个泛基督主义,吸纳中欧移民,推行新教又重视才能得特殊国家。
不同于历史书上吹嘘的所谓民族国家,普鲁士的壮大,是开放的吸收他人加入到自己的家庭中,用宽容和理性,纪律和严谨构建纽带,努力奋斗和生存的国家。
这个国家壮大的历史,竟然和数百年后,隔着西欧与大西洋之外的那个北美国家,惊人的相似。
不同的是,风雨飘摇中,兵灾动荡中,面对法国的欺压,奥地利的敌视,俄罗斯的虎视眈眈,即使是保守的王权贵族,都时刻思考改变与生存。
普鲁士实际上不过是一个瘦弱,靠着狠劲和运气,艰难长大的泥孩子。
但这才是我们敬仰和爱戴的普鲁士不是吗。
欧洲兵营普鲁士,却是用进攻和厮杀保存生命,用刀锋和流血抢夺生存。
那个抱着法兰西和奥地利大腿的萨克森,你凭什么嘲笑普鲁士,就因为抱着富家孩子的粗腿,你就可以嘲笑普鲁士又小,又穷,既不文雅,又不懂得贵族风度。
但普鲁士比你有骨气,普鲁士不但长大了。而且还壮大了,而不是像你一样保持着瑟瑟缩缩的样子,靠着抱大腿享受你奢侈贵气的姿态。
奥地利,你凭什么说普鲁士野蛮,粗鲁,愚昧,难道像你一样,仗着百年积累与和平“骗取”的家业,靠着出卖美艳的女儿和眼泪下的阴谋,就可以维持你可怜的皇帝高贵,可怜的所谓教养,我们传播教养之靠学校和义务教育。
这就是为什么,普鲁士创造了德意志,而不是奥地利,不是萨克森,不是巴伐利亚。
只是,普鲁士不要变成德意志。
我们的根,就不是德意志。
难道为了一个所谓更光荣的德意志,普鲁士就应该放弃自己引以为豪的真正精神,变成那样一个浪漫,感性,但无比狂热,自尊而脆弱,容易极端的事物吗?
只是普鲁士忘了,停下的脚步,异样的坚持,敌不过狂热的人心。普鲁士没有想过德意志,是德意志悄然长大,绑架又劫持了普鲁士。
甚至到了最后,还要把普鲁士当做替罪羊,化为灰烬。
普鲁士,不要这样的德意志,普鲁士,本不愿有这样的德意志。
但历史的河流,无情的巨浪,卷走普鲁士,留下德意志。
但我更爱普鲁士,因为普鲁士就是那样,坚韧而理性的孩子
呜呼!
    
       By:无双之剑圣
   
       来自   普鲁士吧
  
       【搬运】破幽天空尽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