嵬名央殊

安長寒,表字祺川。
年齡不詳。

致普鲁士(短小诗)

再见 天空

波罗的.海上空
鲜血刺目的殷红
子弹穿过的空洞
黑色的羽片最后消失在火焰中。

长翼血染几重
凛冽在风中
帝国的余辉浸入暮色
翎毛撕裂
飘摇在血色长空
融化进凄厉的风。

没有人看到黑鹰最后的嘲讽
那是强者发自内心的嘲笑人的无用
展翼凌空
陨落在震耳的枪声。

1947.2.25
阴雨伴着风
黑鹰的灵魂成为永恒
那高傲的魂魄带着对这世界近乎绝望的伤痛
永远的,离开了那片再不属于他的天空。

六十七年。

那黑色的光影再一次闪过波罗的.海上空
长啸再次回荡在风中
抬头仰望
那碧蓝如洗的
依然是三百年前的天空。

还有谁记起
还有谁记得十八世纪
中/欧大地
波.罗的.海岸记录了他二百年的声息
或者
早已被海水冲刷殆尽。

还有谁在回忆
风中的黑鹰旗
那抹淡色的血迹
或者
早已在时光里销声匿迹。

那个十八世纪
属于他的领地
德意.志的鹰
永远闭上了眼睛。

还有谁记得起
那个遥远的时纪
或者
早已随着那面旗
埋葬在鹰的心底
陷落在永久的回忆。
坚守
遥远的中.欧
他二百年的守候
他为战争所有
却不明白
为什么他要走。

最后
羽翼还是没能遮住浑身的伤口
黑鹰浸着鲜血的坚守
最终却带着撕裂般的痛楚失去了所有
与其苟延残喘
不如作为曾经那辉煌的帝国
在暮光中
潇洒的走。

夜风将最后的零落带走
月光明净
却看不到尽头
太阳照样升起
真正的强者却已离去
再不回首。

这个世界给他的伤已经足够
却强迫他接受
那一天,黑鹰永远飞走,
仰望,却不见他回头。
远远眺望
海岸尽头
还有谁
记得那黑白色的等候
还记得那只黑鹰
在云端的守候

回忆里•销声匿迹

黑白色的底片飘落在那个世纪
谁依然守望着昨日的羽翼
在哪里寻找着你
期待着永远离去的奇迹。

时光磨蚀着他的痕迹
残阳中浸血的十字早已落地
沉默在那个时空的记忆
遗忘在1947。

黑鹰旗上干涸的血迹
在暴雨里冲刷殆尽
蒸发在回眸的水滴
尘埃湮没暮光里他最后的的天际。

鹰没有墓地
在风雨中穿行是他的使命
与狂风周旋,与闪电搏击
直到
消失在那片灿烂里。

血色凝结了他的曾经
太阳神庇佑着他的土地
风飞散最后的灰烬
德意志史的角落里
留下的,只是他梦一般的光影。
最后一次飞行
风中伫立着一只黑鹰
眺望着天边尚未褪去的星
他撑开双翼
最后一次飞行。

波罗的海的水如同明镜
倒映出那黑色的影
羽翼弥漫在夜空
晨雾从梦中惊醒。

太阳即将驱散远处的启明星
朝霞的序曲如同精灵
远处的鹰
向着他的信仰前行。

晨光降临
太阳即将升起
雾岚最后流连在那片夜景
白月远望那只黑鹰。

他最终看到了海面上金色的倒影
风拂过那黑色的翎
在坠落那一瞬
光明永远镌刻在他的眼睛。

落羽•从前
寂夜将光明封锁在最后的瞬间
悠远的星辰下冰冷的长剑
鲜血飞溅
即将消逝的脸。

曾经的光芒已经沦陷
遥远的辉煌已溶解在时间
墨翎飘散蓝天
他的眼。

失落的二百年
在谁的记忆里沉眠
血色的光弥漫在天边
黑鹰的影蓦然浮现。

1947是你永远的终点
黑鹰陨灭的那一天
不带迷惘的双眼
就那样,拥抱死神的镰。

血腥锈蚀着光阴似箭
沉没在转瞬间
羽翼落在水面
消失只在一念。

黑鹰就此长眠
却固执的再次仰望蓝天
猛然看见
那黑色的翼尖。
By力挺独伊

你不妨去爱他,
越过那些层层历史,去找寻他;
他会用那双血红骄傲的瞳孔看着你,使你无法呼吸;
他会着上整洁军装,
仰头间神态宛若黑鹫。
你不妨看着他;
让那双清冷如红宝石的眼眸与你交汇;
让那张高傲又霸气的脸庞进入脑海里;
他无谓的笑着彷佛要你忘掉所有的不愉快。
你不妨去追随他,
带你走过柏林的庄严教堂,
带你看遍各种曾经伟岸的繁华景;
而他站在风雨挥洒的教堂顶上,看着城市重建的繁华,
带你品读置身世外的自由翱翔。
你不妨回忆他,
那些战火纷飞的黑鹰在战场上闪耀光芒;
寂夜里孤独的呼吸心跳萦绕耳畔;
勃兰登堡叹息的哭泣,当年的事仍历历。
你不妨爱上他,
越过繁华的城市中心;
跨过静谧的田园郊外;
远足慕尼黑大教堂的庄严肃穆;
看自信如初的他,
即使千疮百孔,已然逝去,也仍坚守那片土地。
你不妨爱上他,
越过那些层层历史,去找寻他。
唯斯陌白 转
1.在你以前的土地上,
仍然有你的生息,但没有你的影子。
那里的人仍活着,
但他们已经不记得你是谁,你在何处。
你的躯体现已分成两块,但你的意志仍在。
你建造的一切仍在,但没有人知道这是谁建造的。
黑色的鹰飞在波罗的海上空,但颜色越来越淡,羽毛脱落,最终变得透明,坠入海底,没有人看见你。
波罗的海塑造了你,柯尼斯堡成就了你,柏林认识了你。
可你。。
何在。。
没有了,你最终成为了轻烟,消失在了天空中。
2.他,沉没在历史的深渊,
你,可以寻找他,
但你不能帮他。
你会看见那身整洁标准的军装,
你会看见他们军装那严谨的颜色。
他是北德意志的前身,是德意志的接班人。
他在历史上熠熠生辉,
直到那一年。。。。。
那些蛮子居然不承认他的存在。
从此,那只鹰再也不会出现在他那熟悉的天空。
今天,天空仍在,人民仍在,风景仍在。但那只黑色的鹰,已经消失在了他怀恋的故乡中。
         

      by哥不春不是哥

     
      来自 普鲁士吧搬运组

     
      【搬运】破幽天空尽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