嵬名央殊

安長寒,表字祺川。
年齡不詳。

哑弦

校园原耽

年下双标闷骚攻×腹黑耿直女装受

严恪
     人如其名
     严以待人,宽以律己 。
     三潭校区的这所二流高中选他做学生会主席简直是中了二百五十万似的
     当天升旗仪式演讲砸坏三张课桌来示威。
     没镇住任何人。
     第二天全校通麦发检讨
     历时三个小时半,占了一上午的课。
     只有风纪部长知道他就是把检讨串行读了五遍
      教导主任在演播室外边隔着玻璃张牙舞爪
       
      你是会长不是校长!

      哦,玻璃是毛玻璃,晃的跟鬼影似的。
    
      出了校门他就是地主,每月搭七趟公交去收租,离婚的父母从不管他的生活费。
     
        还有最后一趟公交回家,对着进门那间卧室底气十足地吼一声:

        “仲雨聆,你丫再不答应我,就把这半年的房租都交了!”

        吴云禄
                  受害人·风●部长

        仲雨聆
                  转校艺体生,对亲妈李颖女士有超出仇人的憎恨,从小在棚户区长大,打架也算副业,在校时间并不比在画室时间长,画室老师师兄师姐和蔼的胜似亲人。
                
          毕竟亲人胜似仇人。
          
         大约算是变态,有着不符合表面的阴暗。
         但对天发誓,只有点变态的癖好,总喜欢画事故现场,明暗对比鲜明,写实地能数出头发丝。
          死相凄厉,血流成海,保证每个死者100%化成厉鬼。
           杀人不过动动笔ԅ(¯ㅂ¯ԅ)
          出过 《满清十大酷刑》系列,看过的九个有十个都想吐,半月的噩梦属正常反应,无需担心。
         
         时· 亲·师姐·萦:你可以走走黑暗风,没准儿还可以出名。

         年少无知的少年就在女装之后又一次被害了。

         时萦●姐:好好好,我的锅。

         初中时留过长发,女生自愧弗如,同寝室的男生起夜都有要穿裤子的错觉。

          室友:长相具有欺骗性,怪力如牛。
        
         另一个癖好过不了安检,一集装箱的管制刀具,每种刀型都有不五种不同的款式,骨灰级收藏家, 轻度恋刀癖。出门必带刀,不出门也带刀,刀不离身。
       
         他现在慌的一批,听见门外的脚步声做贼心虚的哐当扣上箱子。
         听见门外霹雳惊天的一声吼,他先是一愣,心头的阴霾随之散去,如释重负的地笑了起来。
          想那么多干嘛,都过去了。

         然后淡定地走到门边反锁。

          “哦,我明天去集训。”声里带笑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