嵬名央殊

安長寒,表字祺川。
年齡不詳。

哑弦╱0

1.
      这座城市渐渐暗沉了下来,窗外霓虹闪烁,华灯初上,点缀着西沉暮色。远方的灼眼的落日在他眼里失去了聚焦。
      窗外飞速流逝的景色,或是腕表盘上指针不疾不徐地走动。意识不流,世界都静止了。
      过去都包裹在尘埃里消散在风中。
      海风吹起的蒲公英漂泊流离永不停歇,却也不会被泪水束缚住灵魂。
       自己是谁都无关紧要。搭上一条远线跨越半个市,他没有远方,希望也早已凐灭。意识不在己手,就连呼吸都可以忽略,活着似乎都不太重要。
        要是一切都无所谓,为什么还会流泪。
        心的那块位置早就不会痛了,身伤创口万千他都不曾难过。
         即便被疯子捅一刀,鲜血淋漓,仿佛流血的不是自己。他也能面不改色地果断拔出,任鲜血肆意流淌。
        
         他就是个怪物。
         可怜的怪物。

        只不过是风干涸了眼,还没有什么能让他真正的悲伤。
        班车还在前行。
        行驶在茫茫的黑夜里,车灯明晃晃地照亮来路,路人们行色匆匆,脸上带着不同的欲望,又擦肩而过。
         但都不过是掠影一瞬

          没有什么可留恋的
          没有……

           到站了,他敏捷的跳下车来,随手拍了拍衣襟,像是甩掉什么肮脏的秽物一般,把从前的记忆都抛诸脑后。
           

         

评论

热度(3)